加工中心

公司的产品有:数控铣床、数控机床、型材加工中心、cnc加工中心、龙门加工中心、铝型材设备、加工中心、长轴加工中心、铝加工设备、立式加工中心、卧式加工中心、数控加工中心

行业新闻

中国数控机床行业面临的问题:“弯道超车”or“弯道脱轨”就在一念之间

近年来,随着中美技术战的升级,芯片供应的中断,就像颠覆了黑色的多米诺骨牌,从芯片到软件,从材料到半导体设备,都出现了底牌。而国家对中国科技企业指数的担忧急剧上升,数控机床作为制造业的工业母机,是加工中心和制造所有工业设备的基本设备,在中美技术战不断升级的形势下,不得不让人感到担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行业新闻>>中国数控机床行业面临的问题:“弯道超车”or“弯道脱轨”就在一念之间

中国数控机床行业面临的问题:“弯道超车”or“弯道脱轨”就在一念之间

来源: 点击数:369次 更新时间:2021-05-11

       近年来,随着中美技术战的升级,芯片供应的中断,就像颠覆了黑色的多米诺骨牌,从芯片到软件,从材料到半导体设备,都出现了底牌。而国家对中国科技企业指数的担忧急剧上升,数控机床作为制造业的工业母机,是加工中心和制造所有工业设备的基本设备,在中美技术战不断升级的形势下,不得不让人感到担心。

       众所周知,中国的机床一直处于大而不强的状态,市场高端迷失,低端混战,技术精度不高,可靠性不强,国产机床在技术上的弊病已经好久不见了。在当今时代环境变化的全球化风潮中,人们必须深思:中国机床的路在哪里? 

       随着工业4.0战略和智能制造概念的不断深化,机床正在向个性化和全面的解决方案发展。并加工各种精密,复杂的高档数控机床,已成为各国竞争的战略制高点。机床行业的高端市场一直是日本,德国,美国。

       继“中国制造2025”之后,中国的机床工业也设定了迈向“高精度”的目标。在朝着目标迈进的过程中,机床企业还需要解决人才问题,创新问题,转型升级问题,生态问题以及面对美国挑起的贸易战,中国的机床要实现转弯。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机床行业技术差距和缺陷已成为中国消除大而不强的关键要素,中国制造业要实现大而强的目标,就必须实现强大的工业母机并崛起。 

没有cnc加工中心实际操作经验,可以成为一名cnc编程工程师吗?.jpg

       为了探索中国机床的未来,我们首先回顾一下中国机床的历史,了解全球机床在如何变化,以探索国外顶级机床制造商的成功经验,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 

       中国机床浮沉记录 

       中国机床的历史与中国的工业体系息息相关。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奠定了中国机床制造业的基础,“一五”期间的156个项目和西部地区三线建设基本建立了中国工业体系的框架。 “十一五”期间,在国家工业部门的统一领导下,建立了18家国有机床厂,称为“十八罗汉”,可谓是一批机床骨干企业。在机床行业,曾经扮演着海洋的巅峰之作。

       该系统是在计划经济下形成的,由于前者基础薄弱,起步较晚,直到20世纪末,机床行业CNC的产值率仅为20%左右。 

       2001-2011年可谓是中国机床工具行业的快速增长期,这十年受到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拉动,机床工具行业在这十年的产值增长了十倍,利润增长了22倍,年均复合增长率率分别为24.8%和33.2%。加入世贸组织后,全球市场的开放和对中国机床需求的激增注定了动力,使中国机床行业狂奔了十年。 2003年中国成为第一大机床消费国,机床消费量占世界的1/3,2009年中国成为第一大制造国,机床产量占世界的1/4。 

       2008年,在机床公司的产值世界排名中,前三名是德国的汤姆·法斯特(25.3亿美元),日本的萨基·马扎克(21.6亿美元),德国的吉德曼(21.4亿美元)。在前十名中,紧随其后的是大Ok(日本),天田(日本),MAG(美国),森精机(日本),沉阳机床(中国),JETAG(日本)和大连机床(中国)。在榜单中,有两家中国公司,两家德国公司,五家日本公司和一家美国公司。 

       十年后,萨迪咨询(Sadie Consulting)宣布的2019年全球十大机床公司中没有更多的中国机床公司。

微信截图_20210511094512.jpg

2019年全球十大数控机床公司排名(来源:Sadie Consultant) 

       在Sadie Consultant发布的2019年全球TOP CNC机床公司排名中,没有中国公司上榜。日本,德国和美国排名前十。其中,日本和德国分别占四个,美国占两个。 

       日本的山崎马扎克以52.8亿美元排名第一,德国的汤姆·法斯特以42.4亿美元排名第二,德日合资的德马格森精密机械以28.2亿美元排名第三,其次是美国MAG,腾达,大沼,牧野, Glauber,Haas和Emak。 

       在2008年国际排名前十的两家中国机床公司-沉阳机床和大连机床-已经淘汰。沉阳机床的年收入现在不到8亿美元,陷入了巨额亏损。大连机床是另一家排名前十的公司,于2017年底破产,总债务为224.22亿元人民币。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建立的中国机床工业,最终在全球化的激烈市场中陷入全面衰退,当时中国机床工业的18罗汉最终仅在济南第二机床厂中幸存下来,其余的则幸存下来。要么合并成大型工业集团,要么被私营企业合并或倒闭。 

       中国机床工业的四大支柱-沉阳机床,大连机床,秦川机床,昆明机床,沉阳机床陷入巨大亏损,大连机床破产,昆明机床退市,仅秦川机床仍在支撑,但是离全球机床TOP 10的距离却相距甚远。 

       中国机床企业面临问题 

       在全球市场上,机床市场早已在日本,德国和美国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中国机床企业在市场中呈现出高端失落,中端拼杀,低端混战的局面。 

       在机床的高端市场,主要集中在航空航天,汽车发动机和变速箱以及核能,微机械等高精度加工中心领域。技术门槛高,对设备的可靠性,超精密加工中心等性能要求都很高,我国起步较晚,技术力量薄弱,在高端机床市场上,国内高端数控机床市场长期存在被欧洲和日本企业垄断,高端技术严重依赖进口,进口依赖率高达90%以上。例如,德国格劳博(GROB)汽车发动机缸体/汽缸盖加工占据了中国70%以上的份额。济南二机床厂是唯一挂起的例外,由于其对技术创新和投资的重视,已经占领了国内汽车冲压线市场的80%,以其优越的产品性能击败德国舒勒,赢得了北美主流汽车企业批量下单,成为全球成套自动锻造设备制造商的第一线。但这仅是一个例子,不能改变中国机床工业的总体格局,中国的高端数控系统仍然受到国外对高端产品的垄断,也限制了对中国的出口。

       中间市场的机床市场是中外机床企业竞相争夺的舞台,在这个市场领域,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中国台湾和韩国的机床企业。 

       在低端市场,由于技术门槛低,导致许多国内企业争先恐后进入,其次是同质化严重的问题,大量的过剩产品。 

       中国机床路在何方? 

       在2001年至2012年之间,即中国加入WTO的十二年中,这是中国机床工具行业风起云涌的几年,在金融危机之时,中国跃升为世界上第一家机床工具生产国,一直保持至今。在全球不景气的情况下,2019年中国机床工具产值仍为194亿美元,在全球的份额为23%。 

       但是,尽管中国机床市场规模巨大,但高档数控机床的本地化率甚至不到10%。面对这样的事实,中国机床企业要想在全球排名中一览无余,唯一的办法就是专注于高端技术和投资的研发,而不是快速获利。 

       机床行业与其他行业相比具有其独特性,机床是设备制造业中智能制造的主力军,也是衡量一个国家设备制造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也是产品质量的重要标志。但是它对GDP的贡献很小,机床行业是一个需要耐心和时间的行业,只有微妙的降水才能迎来一个惊人的时刻,而这个时间不是一两年,而是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周期。 

机床业工人正在作业.jpg

       机床行业以专业市场为导向,高端市场越多,客户的专业度就越高,市场细分越明显,客户需求也就越独特,大型加工企业往往需要机床制造商配合自己的流程设计加工单元或灵活的自动化生产线,这对机床公司也有更高的要求,机床公司在利基种植领域可能会让公司抢占一块市场蛋糕。

        中国机床企业的未来取决于企业的参与程度。近几十年来,中国制造业颠覆了发展,并没有为家用机床留下太多的尝试和错误的机会,将来,如果政府能够给中国机床公司更多的机会来参与数控机床的主要下游产业机床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使中国机床与这些以用户为基础的产业具有更多的互动性和关联性,对中国机床工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普拉迪微信公众号(1).jpg


资料参考自网络,不代表普拉迪数控机床加工中心网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ratic-cnc.com/xingyedongtai/286.html

新闻推荐News recommendation